《明日家族》用爱治愈你的心

2020年02月08日08:34  来源:羊城晚报
 
原标题:《明日家族》用爱治愈你的心

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多地延迟复工,我们度过了一个最漫长的春节假期。在这个“家里蹲春节”里,网上诞生了不少段子,其中一个是:“这段时间千万不能跟父母吵架,因为没有地方离家出走了。”

“家庭”也是影视作品永恒的话题。在“家庭”这样一个封闭的空间里,诞生了无数有趣的故事。日本影视人尤其喜欢将目光聚焦在家庭生活,从小津安二郎到是枝裕和,几代日本导演都将“家庭”这一社会组织形式放在镜头下细细检视剖析。

下周一,一些单位即将陆续复工。在假期的尾声,不妨看看这三部日本家庭题材“庶民喜剧”,在笑声中思考何谓“家庭”。

保重自己,珍惜家人!

《明日家族》:爱是家庭的本质

一把年纪才被调到数字营销部,新上司竟然还是自己的准女婿……

日本演员松重丰凭借《孤独的美食家》中“五郎”一角而被中国观众所熟知。在《明日家族》里,松重丰摇身一变,成了一位在大企业工作的资深员工小野寺俊作。

小野寺过着让外人羡慕的生活,经济富足,家庭幸福。他贷款建了一栋两代同堂的别墅,好让女儿结婚后也可以一起住。不过,人到中年的小野寺俊作可没有像五郎那样每天“逛吃逛吃”的闲适:他以前是公司里部长级别的中层领导,一把年纪却碰上了企业改革,被调往完全陌生的数字营销部,而新上任的部长是他以前的下属兵藤幸太郎(永山瑛太饰)。生活的暴击陆续有来,幸太郎竟然还是小野寺之女理纱(宫崎葵饰)的未婚夫——顶头上司不仅成了自己的女婿,以后还要住在同一屋檐下,小野寺俊作光是想想都头痛……

《明日家族》是今年1月初播出的电视电影,导演土井裕泰执导过《风平浪静的闲暇》《四重奏》等高分日剧,堪称“治愈高手”。这回,中年人的“悲惨生活”被土井裕泰以一种幽默的方式呈现出来,让人笑过之后又有点心酸。

剧中,老一辈的业务骨干却跟不上当下的新科技,不会用平板电脑,更听不懂“用户画像”“KPI”之类的新鲜术语;而一向贤惠的妻子此时又闹起别扭要“分居”……夹在工作与家庭的困境中动弹不得,小野寺俊作真是“太难了”。

不过,所有的家庭“死结”最后都在沟通和理解之下达成了和解。在尾声,父亲拿出女儿出生时泡的梅酒,与即将出嫁的30岁女儿共饮;在轻松而温馨的气氛下,女儿突然郑重向父亲鞠躬,感谢多年的养育之恩:“我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”

《明日家族》想告诉观众的是:家庭可以以血缘、责任、社会关系的面目出现,但爱才是家庭的本质。

《家族之苦3》:一个家不能没有“她”

家里进小偷之后,大嫂偷藏的40万日元私房钱被发现了……

日本老牌导演山田洋次在他85岁那年开始拍《家族之苦》系列,如今已经拍到第三部。该系列围绕平田家的生活琐事展开,第三部的重点落在与平田家老两口同住的大儿子夫妇身上:儿媳妇史枝是全职家庭主妇,每天负责照顾平田老两口以及丈夫幸之助和两个儿子的日常生活。有一天,家里进了小偷,史枝偷藏在冰箱里的40万日元私房钱被偷走了……

《家族之苦》系列虽然看上去拍的都是家长里短,但每一部都会折射一个社会话题。第一部中,老太太富子闹离婚,反映的是日本“熟年离婚”的社会现象;第二部中,富子的丈夫周造的老同学在他们家里离世,讨论的是“孤独死”;第三部中,史枝的“私房钱风波”带出的是“家务劳动是否应该有偿”的话题。

平田家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日式家庭。父亲周造和大儿子幸之助的性格如出一辙,都很大男子主义,认为自己只需要负责赚钱养家;周造的妻子富子和儿媳妇史枝都是家庭主妇,温婉贤惠。“男主外,女主内”的传统家庭模式看起来分工合理,但家庭妇女的劳动价值却被有意无意地忽视。片中,史枝每一次出场都在做家务,她为家庭日忙夜忙,没有自己的生活,唯一的“收入”就是丈夫给的家用。

跟很多丈夫一样,幸之助也将家务劳动视为妻子的义务,因此当史枝的私房钱被发现后,幸之助大发雷霆:“我在外面辛辛苦苦工作,你却在家打瞌睡。我还真想做你这份工作,你的私房钱是从我的工资里克扣的!”

只有在史枝离家出走、富子病倒、没人做家务之后,平田家的男人才终于意识到家庭主妇劳动的辛苦和重要。对于这个“迟来的发现”,导演山田洋次的处理显得颇为诙谐:大半辈子没干过家务活的老头周造,不会用洗衣机的甩干功能,刷个浴缸也差点滑倒;被他搬来当救兵的医生老同学,擦个桌子也会把桌子掀翻……最后还是居酒屋老板娘出马,才把家里收拾妥当。

经历了这一天,周造一个人自言自语:没有了儿媳妇史枝,这个家会散。

《生存家族》:家庭是活下去的动力

一家四口骑车逃离大停电的东京,爸爸的求生技能太堪忧了……

跟大多数日本家庭题材电影一样,《生存家族》也为片中的铃木一家设置了一个家庭危机,只是这个危机来得要科幻一些:全东京的电力突然凭空消失,电器全部无法运转,包括手机、电脑等都不能使用,水电站、超市、银行等纷纷关闭,汽车、飞机、轨道交通全线停摆……在东京生活的铃木一家四口决定自救,骑自行车逃离东京。

导演矢口史靖将末日灾难片和家庭片这两种类型作了一次嫁接,把《生存家族》拍成了一部“家庭灾难喜剧”。一方面,这部电影提出一个问题:在我们赖以生存的现代文明突然瘫痪之时,人类如何重拾求生本能,继续活下去?另一方面,铃木家四位成员在灾难面前的反应和改变,也成为《生存家族》故事的重点。

电影开始的时候,铃木家是一个貌合神离的家庭。爸爸是个埋头工作的“社畜”,回到家也只顾着自己的事;妈妈是个唯唯诺诺的家庭妇女;女儿和儿子则是典型青春期少年少女,手机不离手,跟父母话不投机。

大停电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打破了日常生活,逼迫着铃木家共同面对眼前的危机。这场危机最终转变为家庭成员沟通和交流的机会。在逃亡的过程中,他们的相处方式也悄悄起了变化。以往父亲是负责赚钱养家的一家之主,他在公司是一个小头目,习惯于发号施令。逃亡的时候,他却总是作错判断,连累家人走了不少冤枉路。反而是看起来毫无主见的妈妈,成了这趟逃亡之旅中最可靠的人。她在关键时刻发挥出“主妇的智慧”,将一瓶水从3000日元砍价到600日元,为家庭精打细算。

在灾难面前,铃木家的成员们终于不再自私,组成了一个真正的家庭:两个儿女长大了,学会为其他人着想;总是闹笑话的“废柴老爸”,也会为了家人的食物而奔波,甚至不惜争抢下跪。

在灾难面前,家庭成为每一个人活下去的动力和能量。

(记者 胡广欣)

(责编:刘颖颖、丁涛)
关注大发5分6合-大发3分6合微信

微信

微博

手机大发5分6合-大发3分6合

领导留言板